中国酒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今日头条
“孩子狼”战略、“5510”餐饮动销三板斧……五粮液歪嘴酒创始人田华首次披露了上...
五粮液歪嘴酒在第二季度这个淡季实现了同比增长20%以上的业绩,成为了淡季逆势增长的又一典范案例。
毛泽东才是中国最顶尖的“产品经理”!
这次湖畔到古田会议的旧址上了次课。 坦白说,去之前我没抱希望,毕竟小时候起对党史就不感兴趣。没成想,这次2天的课程居然成为我湖畔两年半下来,收
不搞不行,搞了也不一定行,究竟如何不让品鉴会成为白吃...
让天下没有难卖的酒友情提示平台牛不牛,关注就知道,后台随意问,百问亦不倒!万人通讯录,万人大社群,百万大论坛,你都看得到!经常看到这样一种现象.在各大商场,经常性地见到国
淡季营销破局的11大方向36大招式,你想到想不到的,都有了!
在淡季,你首先要想到是什么?要想到,旺季我想要什么?未来决定现在,现在决定未来。旺季的果决定现在要做什么?现在做了什么决定未来能够收获什么。淡季营销绝对不是业
必读|24张PPT流出,详解当下酒商困局与出路!
查看: 210|回复: 1

[好有道理] 罗振宇跨年演讲精华版:2017年小心这5只黑天鹅(信息量大!)

[复制链接] [提交至百度]
累计签到:41 天
连续签到:1 天

3万

主题

3万

帖子

10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

积分
1014255
发表于 2017-1-8 08: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他将“时间战场”、“服务升级”、“智能革命”、“认知迭代”、“后真相”比做是2016年最大的5只黑天鹅。






2016年12月21日,罗振宇发了一条微博,微博中称,“今天是我坚持每天60秒的第1461天。距离我结束这份坚持还有六年。”


2016年12月31日,坐标深圳,罗振宇开始了他人生中第二次“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距离他结束这份坚持还有十九年。


在演讲中,罗振宇总结了他发现的2016年开始浮现的“五只黑天鹅”:



1、时间战场

2016最重要的不可逆变化,就是互联网人口红利结束了。大公司的优势越来越巩固。创业市场上流行着一种“代孕生意”。流量的获取越来越难,时间会成为商业的终极战场。


2、消费升级

未来商业有两个流派:一个是让他上瘾,拖住他的时间;一个是提供服务,优化他的时间。所有的产业都必须向服务业无限接近。在这个领域,将来会诞生很多伟大的公司。


3、智能革命

人工智能是下一个主战场。谁的数据更多,更精准,谁的技术怪兽就会被喂养得更强。人工智能不是人的延伸,它是人的替代。


4、认知迭代

2016年,有一种气氛在弥漫,叫事情正在起变化。面对这个全新的庞然大物,你有两个选择:交越来越贵的“共识税”,或者打越来越残酷的“认知战”。


5、后真相

后真相的意思,不是没有真相,而是对这个世界来说,情绪的影响力已经超过了事实。过去谣言泛滥,是因为信息太少了。而后真相时代,是因为真相太贵了。


以下是演讲精简版本


大家好,各位时间的朋友,欢迎来到由深圳卫视直播的《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这是倒数第19场。


2016年有所谓的三大黑天鹅事件,首先3月15号AlphaGo击败了人类最聪明的棋手李世石;6月24号英国举行全面公投,决定脱出欧盟,很多人完全没有料到;11月9号一个谁都不会相信他当选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



接下来的3个多小时我们有一个任务,认出那些正在起飞的黑天鹅。当黑天鹅起飞的时候,所有的战场的格局、地形、河流、山川全部发生变化。

1

时间战场

有一个战场全新的战场,正在摆开,叫时间战场。



有一些趋势它虽然微小,但是坚定,不断往前走,它不可逆。就像中国的城市化、中国的老年化、科技的进步都是微小的趋势。短时间看也许你会失望,但是只要累计出一个时间,你会大惊失色,这就是小趋势的力量。


2016最可怕的小趋势力量是互联网人口红利结束了。最新公布的数据是这样,微信的日活用户已经突破了7.8亿,中国才多少人?


企鹅智酷和我们发布了一个报告叫分水岭,分明知道在这道河的那边,这道山的那边有一个全新的世界,你不知道它什么样子,大事即将发生。发生了什么大事呢?


我的观察2016年大公司的优势已经牢不可破,越来越巩固,现在阿里、腾讯这样的巨无霸多挣钱啊,2016年的三季度,阿里每天挣3.7亿,腾讯一天挣4.4亿。也就是说,王健林在午夜12点和马化腾说你先挣一个亿,天还没亮,马化腾挣完了,就这么大的优势。


2015年,整个中国的线上电子商务交易3.8万亿,阿里一家占了3万亿,前不久我在杭州见到马云,他说今年还不错,3.7万亿,人家涨得就这么快。有人算了一张账,BAT用整个互联网从业人员,大概500万的人数,当中的3%的劳动力,创造了这个行当近乎一半的产值。那就奇怪了,剩下97%的人在干什么?他们平均一年产生的财富还不到他们城市的平均水平。互联网人可怜,在拉后腿。


2016年排名前50的APP,BAT三家占56%,排名前10的APP,手机上的应用有9个是他们BAT的,人家就是这么大的优势。所以,去年我在中关村创业大街可以看到年轻人满怀梦想说我要颠覆BAT,今年再也没听到。BAT是人类商业文明的一层,这一层会固化,我们创业者唯一可以做的是在下一层和他们博弈,占他们的便宜。


很多人不太明白那些大公司,那些巨无霸,那些巨头们怎么想的,今天就泄个密,巨头们他们怎么想的。我想到一个比方,巨头们的世界观是古埃及的世界观,此话怎讲?各位有到埃及旅游过的吗?古埃及人特别怪,导游说,我带你参观的所有景点都是为他们死后建筑的,他们觉得现世不重要,未来才重要,这就是BAT这些巨头的想法。我们创业者害怕什么?没有现在。巨头们害怕什么?没有未来,这就是我们占他们便宜的机会。


很多人已经明白了,与其和BAT这样的公司或者他们的产品去博弈,还不如去跟他们的投资部门死磕。2016年中国的创业市场上,我觉得有一种生意叫“代孕生意”,我就做一个项目,这个项目看起来很有前途,我就瞄着你BAT的需求去做,我就不信有一天我做出一点点苗头,你会不收购我,或者不投资我,让我认到这个干爸爸。


这是一个真实的情景,过去几年江湖上所有的创业者已经基本上分成了这样的门派,其中阿里和腾讯这样的门派是最大的。也就是说现在市场上的创业者两个选择,要么姓马要么姓马。我们做了非常痛苦的工作,把他们的势力圈出来,当然这是自我安慰,我们不可能为了阿里和腾讯去创业。


最现实的处境就是流量没有了,刚才我们讲整个移动互联网的增量结束了,非常痛苦。2016有一些有识之士就开始提出一些全新的概念,比如说王兴,他提出下半场,他说上半场靠用户红利,现在下半场的特点是要靠精耕细作,深挖用户价值。


投资人李峰今年讲了这样一段话,说创业者过去太习惯找进水龙头,现在我们要关注找出水龙头。过去水流是不进的,现在这仅有的一缸水,关死出水龙头,找到我们能挣到的每一毛钱,这意味着很多东西,意味着钱不能乱花,意味着用各种各样的办法试图把新用户先弄进来再说,意味着我们老的手艺都没用,意味着我们新的手艺谁都不会,这就是这个市场的现状。把每一个枣核捡起来,吃干净,这是2016创业者必须要做的事情。


我们本次演讲的策划人给了我一个特别好的意向,他说过去的创业者争的是什么?是市场份额,我们假设市场有多大,穷尽我们的所能找我们的用户,但是现在不是了,用户没有了,就这些,你要争的是下一个份额,叫钱包份额。一个人来了,按住,放血,在他的兜里掏出更多的钱,占住他钱包更大比例的份额这是我们下一代商人的思维模式。


2016年我们发现,一个人只有24小时,每天只有那么一点时间可以通过手机或者其他互联网的工具去关注其他的世界,时间是一个固定的池子,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发现我抓住了2016年的第一只黑天鹅,时间是一个战场。

美国人也有类似的体会,美国科技界有一个著名的评论人莫博士,他说据我的观察绝大部分的用户一个月不会下载一款应用的,就在我写这篇文章刚刚卸载了我手机里面一半应用,因为我发现即使下载了也不用。


我们所有的产业都在和首屏的微信、微博、今日头条等等超级应用去竞争,企鹅智酷的数据告诉我们,2016年的6月,微信公众号已经达到了2000万个,我知道现在这个数字远远不只。就这么残酷的一个战场,所以任何一个人想通过做内容,想通过秀自己,再来一次天下皆知的奇迹,这件事情不是越来越容易而是越来越难。



移动互联网来临的时候,许下给我们一个假象,好像世界无穷大,几年运行下来就这么大点。成为我们观察下一个阶段商业的全新的角度,首先时间会变成终极战场。什么意思?就是所有的行业不管是电影、游戏、休闲、度假,还是什么直播、短视频,不要以为还有什么行业的壁垒,每一个行业都是在这个时间战场当中要自己的一杯羹。现在所有的新兴产业,本质上就是既要你的钱,还要你的命。什么意思?还要获取你生命当中的一段时间。


一个咖啡馆和一个出版社、一个度假酒店和一个游戏,本质上他们都是竞争对手。有人说,所有争夺时间的企业都是我的竞争对手,游戏业大佬也讲过这样一句话,我们游戏行业互相之间的竞争,那算什么竞争,我们要抢的是体育业和娱乐业的生意。这场竞争围绕时间,或者围绕你手机的第一屏正在展开。


2016年张小龙微信大产品经理,他说微信有一个基本价值观,一个好产品是用完就走,不要拉住用户的时间。好像和我们今天的判断完全相反,今年我们公司发生过一幕,我们的产品经理和我们讨论的时候,张小龙说不要牵住用户的时间,用完就走,我说呸,微信是用不完的,你怎么能相信张小龙的话呢?只要你不是微信,你在这个市场上有什么资格那么傲骄,明白了这一点你就会明白马云的焦虑。


未来,在时间这个战场上,有两门生意会特别值钱。第一,就是帮别人省时间,第二,就是帮别人把省下来的时间浪费在那些美好的事物上。看完了这些美好的事物,这都是值得花时间的。

2

服务升级

时间是新的战场,也是新的货币。在这个处境里,商业有两个获得用户的办法:

 

一个是让他上瘾,拖住他的时间。

 

一个是提供服务,优化他的时间。

 

今日头条每个月为1.5亿用户提供服务,每天有7000万人上瘾一般花76分钟在上面看新闻。

 

有一次,我和今日头条的张一鸣在一起开会。我私下跟他交头接耳。

 

我说,用户要什么,你就给什么,甚至他们没说出来你就猜到了。这叫母爱算法。在中国这个市场,没人比你做得更好了。但是好在这个市场上还有一种父爱算法的需求。将来也会诞生很多伟大的公司。



这就是我讲的服务:给人们他还不知道的好东西。互联网让所有的产业都必然向服务业演进。围绕这个服务进行的消费升级,也是我预判的下一个阶段的消费类创业机会:

 

让用户在自己的知识盲区里能“放心”。


有一次我约朋友吃饭,让和菜头给建议。他说了很简单的几句话:

 

1,某潮汕牛肉火锅。

2,我吃过十家,这家最好。

3,严格按照商家提供的时间涮肉,说四秒绝对不要五秒。

4,调料只许用酱油加点辣椒圈,绝对禁止用麻酱。

 

我愿意为这样的粗暴态度付费。

 

所有这样的服务,背后的精神就是六个字:你不用懂。听我的。

 

这样的服务升级,是2017年市场上的第二只黑天鹅。



这波机会的本质,是靠父爱算法告诉用户,放下你手里的烂东西,我告诉你一个好东西,跟我来。这正是这波服务业机会最有意思的地方。

 

真正的机会不在于付费还是免费,而在于你是不是在提供服务。

 

知识过去不是服务,它只有一系列的产品。出版业在卖书,传媒业关注拿到了多少注意力,最像服务业的教育业也不过是一种对用户的管束机制。

 

所以,如果有人能提供高品质的、可持续的、专业化的知识服务,这就是开创了一个全新的创业跑道。

 

得到App的灵感其实来自O2O。在前两年的O2O创业泡沫里,我们看到了一个神奇的景观:每个人被互联网赋能成为一个君王。滴滴是他的御马监,美团饿了么是御膳房。

 

他为什么不能有个翰林院呢?

 

这就是得到App:我们请全国各个领域最有学问的老先生、姿态谦恭的服务你。你付了费,就是君王。

 

君王的朝廷里也容不下太多的臣子。六部九卿太医院目前还空着,创业者抓紧。

3

智能革命

智能革命这个话题,比脸还大,比肾都虚。但又不得不提。

 

有一些我们不熟悉的东西正在崛起。过去,我们对所有人造的东西都会说,听我的;而这一次,我们只用说,你看着办。

 

智能革命来得又快又急,2016年,不管是谷歌、苹果、亚马逊、Facebook、微软、还是中国的BAT,不管原来的主营业务是什么,大家都把重兵压在了人工智能上。

 

在近些年的商业进程中,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口径一致的判断。几乎所有的人都同意人工智能是未来,是下一个主战场。就像LinkedIn创始人里德霍夫曼说的:人工智能,技术方向尚不明朗,但所有大公司都已重兵进入。

 

还用说吗。智能革命,2017年的第三只黑天鹅。


 

 简单澄清三个普通人对人工智能的误解

 

第一,人工智能不是在复制人类,它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存在。

 

机器和人类的最大区别是什么是机器不会疲倦。你在打游戏的时候,他在学习,你在休息的时候他还在学习。

 

这导致机器思维和人类思维的一个重大区别。

 

人因为能力有限,思维方式是尽量简化。所以我们有那个重要的奥卡姆剃刀原则,如无必要,勿增实体。这样可以更方便地理解和传递知识。但是机器的能力足够强,它不需要把世界简化了之后再去理解。人工智能其实是让世界恢复了原本的复杂性。

 

于是,运用机器思维的亚马逊公司,它拥有3亿用户,就可以根据每个人的大数据,运算出三亿个结果,给每个人展示一家独特的店。

 

在人工智能逻辑里,它不关心人类对一件事情的定义,但是它可以输出你要的答案。只要有大量的数据,它就能用跟人完全不同的思路,达到同样的结果。

 

第二,人工智能不会提高玩家参与的门槛,是降低了参与门槛。

 

以前各个领域的人工智能,比如搞声音识别的和搞视觉识别的、搞自动驾驶的,是完全不同的行当。但是,因为人工智能的算法底层被打通了。各个应用场景中的人工智能,在算法上越来越像。真正最重要的战场转换到大数据上了。

 

谁的数据更多,更精准,谁的技术怪兽就会被喂养得更强。

 

过去我们以为,人工智能这一波机会是大公司独享的机会。但是现在看起来,那些顶尖的算法工程师会出来创业,会进入新兴公司和新兴市场;那些计算能力,已经在通过云技术变得人人可用;那些数据,本来就不是大公司的。

 

而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机会相当大:


首先,全世界43%的人工智能论文都是中国人写的;其次,我们每年能毕业上百万的工程师,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做到这一点;最重要的是,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人民像我们中国人一样乐于向互联网贡献数据,通过各种买买买、卖卖卖。

 

假设人工智能医生真的是靠大数据和海量的病例才喂养得出来,那么,未来最牛的人工智能医生还能出现在哪个国家呢?



第三,人工智能不仅是人的延伸,它是人的替代。

 

过去一万年,人类的总趋势是,在技术的帮助下,个体变得越来越强大,选择变得越来越多元。我们面对的世界越来越丰富。

 

我们的能力确实是被无数倍地放大。但是丰富到这个程度,其实也很尴尬了。因为我们看不过来,所以海量信息并没有什么用。

 

所以,公司们也在发生变化。

 

Google的逻辑起点本是要给大家更丰富的世界、更强大的能力,但到了今天,这个逻辑倒转过来了,它倾向于给你的信息越来越少,越来越逼近你实际的需求。你不用亲自在信息的海洋里游泳。

 

说到这里,你会发现人工智能这个词太自大了。它暗示一个意思是,这是我们研发制造并由我们自己控制的工具,错了,它不仅是人的延伸,更是人的替代。它是独立于人之外的另外一个智能物种。

 

它和人之间的关系,不是主人和工具之间的关系,而更像是心理学界经常用的那个比方:大象和他的骑象人。人工智能是那头大象,它按照自己的算法在行走,骑在大象上的人,偶尔可以施加影响,但是已经说不清谁在主导谁。所以,人工智能不是让我们多了一项工具,而是让我们多了一个跨物种合作的可能。

 

过去,不管技术多强大,我们都是活在人和人的关系中;而未来,我们在很多场景下,会活在人和机器的关系中。

 

大量的人被替代,大量的人际关系被解体。每个人原先的生存基础都在动摇。

 

未来社会什么样?这就极其考验我们这代人的想象力。《人类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又了一本新书叫《未来简史》,就在回答这个问题。

 

这会是2017年最重要的一本书。

 

这本书里说,未来可能出现一种没用的人。如果人工智能足够强大,愿意毫无怨言地被剥削、被奴役,那有的人类可能连被剥削的价值都没有了。

 

近在眼前的是一系列职业的消失。有了人工智能,司机、文秘、公务员、医生、律师、厨师,这些职业都会受到威胁。

 

也许只要5到20年,在我们还没有退休的时候,这个世界就会变得极其陌生。这次冲击来得又快又大。过往的人类历史证明,进步是好的,更好的是缓慢的进步。但这一次,好消息是,我们在进步,坏消息是,我们在飞快的进步。

 

那怎么办?

 

我们这一代人最有效的生存策略也许是,像王烁说的那样,做智识的游牧民族。看见哪里的青草更肥美,我就转场到哪里。

4

认知迭代

2016年,有一种气氛在弥漫,叫事情正在起变化:国家版本的“新常态”、王兴版本的“下半场”、李彦宏版本的“下一幕”,还有马云版本的“五新一平”……面对一个全新的庞然大物,大家都找不到合适的词来描述它。

 

但是有一件事可以确定,那就是我们的认知必须迭代了。


 

拿网红来举例。真格基金的徐小平老师给网红下了一个定义:网红,就是自我赋权的权威。

 

他们不需要权威机构给颁奖、发证、授权、升职,就可以有自己的协作体系。回忆专用小马甲、delicious大金、PDD娇妹、张大奕……你都谈不上喜不喜欢,大多数你是压根就不知道。

 

这个世界正在飞速逃离你的理解范围。

 

互联网刚起来的时候,我们形成了一个错误的认知世界会是平的。我们以为互联网作为一种全新的交流工具,它会把整个社会像一碗鸡蛋一样,慢慢的越搅越匀,大家会共享信息、价值观、观念和认知。

 

但是十几年过去,我们发现,世界是碎的。互联网正在造就大量的人间隔膜。人和人互不理解、互不认同、甚至互不知道。

 

世界越来越破碎,而那些治愈破碎的力量就会变得越来越值钱。

 

这个力量我们称之为共同的认知。

 

地分南北,人有老幼,各自奔走,想法不同,但是人人都认得范冰冰。她不值钱,谁值钱?猫眼老板郑志昊说:现在的投资,大妈买黄金,土豪买资产,一流投资家买IP。IP是什么?你以为是虚头巴脑的知识产权吗?它就是越来越稀缺的共同认知。


越来越稀缺的东西,就越来越值钱。这背后的逻辑和过去几十年的房地产业一模一样。

 

你可能会说,做其他产业的人岂不是很悲催?我们挣的钱,岂不是都交了“认知税”?

 

认知税,成了2017的第四只黑天鹅。

 

不一定。你也可以自己来抢占认知。抢认知变成下一个战场。谁能提出新认知,谁就占领未来。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交越来越贵的“认知税”,或者打越来越残酷的“认知战”。

 

阿里从2009年开始做“光棍节”,一直演化到今年的“双十一”。从当年的5000万营业额,做到今年的1207亿。马云是生生地在全体中国人的脑子里,插进了一个认知。你说这是一个得逞的诡计,我说这是一个伟大的商业创造。

 

认知这个战场还有一个很残酷的逻辑:一旦被占领,再难有他人的立足之地。

 

站在刘强东的角度,你就能理解,这有多尴尬了。京东每年都要成立打猫办,跟阿里争夺双十一这个认知。请问这个做法是聪明还是傻?

 

一方面好像显得傻,因为无论京东多努力,双十一这个符号以及社会认知都还是属于阿里。以至于,每次大战之后,京东都不好意思宣布自己的销售额成绩。这似乎在证明,认知一旦形成,很难被颠覆。但是另外一方面,要依我说,这恰恰是刘强东的精明之处,因为他其实是在打造另外一个认知,我是阿里的唯一对手。



大概是今年七月份的时候,我和脱不花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虽然我们在做电商,但是我们再也不能说自己是在做电商了,只要有阿里京东在,在网上买东西这个认知,会渐渐地收敛到他们两家的旗下。这是一个缓慢、坚定、很难逆转的趋势。

 

虽然我们是一家小公司,毕竟天那么大,我们也可以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认知。可以稍稍得意地说一句,我们这家小公司在这方面做出了一个有趣的示范。

 

认知这件事,还有一个奇妙的特性。

 

它是种子,只要你浇灌,它就生长。它是时间的朋友,时间越久,价值就越大。它是免费的,你浇灌它的方式,决定了它长成的样子。

5

后真相

后真相(post-truth)的意思,不是没有真相,而是对这个世界来说,情绪的影响力已经超过了事实。

 

后真相时代的来临,最核心的变化是人们越来越不关心真相,而只关心立场、态度和情绪。

 

过去谣言泛滥,是因为信息太少了。

 

而后真相时代,是因为真相太贵了。

 

相声演员郭德纲和他的徒弟曹云金互撕,电影导演冯小刚和万达院线的“太子”王思聪互撕……你关心真相是什么吗?



 

过去,我们总说真理越辩越明,基于事实的论战,总归有对有错。但大家看到的事实不同,认知的层级不同,是非对错很难论定。

 

过去,我们用认知去抵达事实;现在,不管是事实还是认知都成了表达自我的工具。


这个变化不是一件小事,它是一个全人类文明的转折点。它带来的结果,不仅是事实模糊了,纷争增多了这么简单。它其实在摇晃我们文明的一块基石。

 

它带来的真正危机是共同体危机。我们2017的第五只黑天鹅。

 

文明的进程不只是财富的膨胀和个人的自由,其实还有一根坚定而强韧的线索,就是建立共同体,换句话说,就是怎样定义“我们”。知道我们是谁,协作才能展开,财富才能积累,安全才能获得,尊严才能建构。

 

后真相时代正在不断地削弱我们的共同体意识,而这正是我们的文明之锚。

 

过去,建立共同体或者定义我们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是除了国家这个共同体之外,血缘、地域、阶层、单位……这些共同体构建依据都在发生不同程度的弱化。

 

那么认知会成为构建共同体的依据吗?不会,因为它太脆弱,因为每个人的认知成长都不同步。

 

但创业者们之间的共同体,在这个时代却凸显了出来。

 

只要你正在试图通过提升自我的认知,试图构建全新的合作,试图探索不同的可能,你就是创业者。

 

不管你是为公司还是为自己,也不论你是自由职业者还是打工仔,这是我们共同拥有的身份时代的探险家,人类文明新边疆的开拓者。

 

在所有时代的探险者群体中,都会自然形成守望相助、无私分享的伦理。因为内心太孤独,风险太难测,多一分信息,就多一分胜算;少一次协作,就少一次生机。暂时的成败,什么都不算。一生的对手,也都值得尊敬。

 

这是创业者会成为一个共同体的根本原因。

 

我们这一代创业者和其他共同体有很多地方不一样,这也往往是外界误解我们的地方:

 

我们是永远的犯错者。

 

在创业者的世界里,永远没有正确这个词,因为我们每时每刻都知道,有比我们当前做法更高明的策略。

 

我们是永远的逃亡者。

 

以前认为挣钱最重要,后面发现增长比挣钱重要;当你以为增长最重要的时候,后面发现增长的速度才是最重要的;当你在追求增长速度的时候,你又会发现超过市场预期的增长速度才重要。创业的本质是要增长,要预期中的增长,要超过预期的增长。

 

无论你跑在哪里,跑得多快,后面都有一条狗,在穷追不舍。这哪里是在创业,这分明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逃亡。

 

我们是永远的挫败者。

 

任何其他行业的人,一生只需做出一个高峰即可名流青史。他们的价值都是用最高点来衡量,而创业者的价值是按结局来衡量。

 

诺基亚、摩托罗拉、索尼、惠普、雅虎……人们记住的不是这些伟大的公司最辉煌的时刻,而是终局时他们落魄的样子。商学院的教授会毫不迟疑地更改自己的教案,把一个成功的典范,改成一个惨痛的教训。

 

任何一个创业者,只要你在卸任或者死去的那一刻,你的事业不处于上升期,你就是一个挫败者。

 

作为创业者,我们有着别人无法理解的独特宿命,我们创业者是一个共同体。

 

所谓共同体,未必真能帮到彼此,但是我们应该有能力感受这个共同体里其他成员的苦乐和悲欢。这不是一个责任,这是一个能力。

 

既然我们的终极宿命是错误,是逃亡,是挫败,我们还应该承受共同体其他人对错误的指责,对逃亡的加码,对挫败的嘲笑吗?


创业者就是珊瑚虫,他们是用身体堆出岛礁,最后穿出海面。他们每一代人,都在用生命的某一个片段,来推动商业文明的进步。

 

以成败论英雄,是他们应当承受的宿命。但是,同样承担这种宿命的创业共同体,再这样做就不厚道了。你用你当下的快感,垒起你自己成长路上的一座座高墙。信口雌黄的批评何其容易,就算你对了又能怎样?

 

与其去嘲讽职责,不如仔细欣赏他人为你探的路,感受价值创造瞬间带给你的惊喜。


你看,这就是创业者共同体。

 

我们非常郑重的呼吁,2017年开始,创业者不黑创业者。

 

以上好像都在诉苦,但是创业者也有一笔其他人没有的财富。


人生的各种活法之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但是在自己的活法里是不是步步登高,决定了一个人的成色。作为创业者,我们拥有了一根看得见的进度条,反映我们的内心成长、认知升级。所有人都看得见,你爬了多高,走了多远。


对一个创业者来说,你读了多少书,上了多少学,开了多少会,承受了下属的多少委屈,你的进度条不会骗你。


自由市场经济演化至今,终于可以赐予这一代创业者一个巨大的福祉可以用数字标定一个人人生的高度。


2016年,每一个创业者都拥有一些可以标记自己的数字。2017年,我们推动它,也就是推动自己向上成长。


正如莎士比亚在《暴风雨》里写到:“凡是过去,皆为序章。”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创业邦杂志(ID:ichuangyebang)、腾讯财经 作者:罗振宇,内容由创业邦杂志、腾讯财经整理。




爱打赏的人,运气不会太差!
酒业微信群汇总,人多,群多,精准,实名入群,想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尚未签到

0

主题

77

帖子

-84

积分

酒币不足

积分
-84
发表于 2019-2-12 08: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龟龄酒,所有与种子酒有关的新闻、案例、知识等等,点击此处查看!。这里有求购种子的信息,点击此处查看!。这里有供应种子酒的信息,点击此处查看!。罗振宇跨年演讲精华版:2017年小心这5只黑天鹅(信息量大!),admin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无图浏览|手机版|网站地图|点击进入论坛首页|中国酒业论坛 ( 鲁ICP备15026410号-1 )|广告自助中心

GMT+8, 2019-8-23 16:10 , Processed in 0.827382 second(s), 8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